收藏本站
  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账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活动现场

“人分千里外,兴在一杯中”——李白笔下的酒与时空

 二维码 2
发表时间:2022-12-28 08:15来源:中国酒业协会CADA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wuzf44wiq4dW3VCxArWZdA

  李白的诗风和人格密不可分,他的饮酒诗中经常显露跌宕起伏的情感变化,往往在一首诗中忽痛悲,忽狂喜,忽自信,忽感伤,形成一种大开大合的抒情风格。他的诗是精神和现实的激战和交汇,是不可能实现和必定要实现的悲壮较量,是碰撞后产生的精彩夺目的世纪之光。而其饮酒诗中展现的强烈对比所营造出的意象,不仅可以突破现实时空的限制,而且可以突破主观、客观的界限,可以将过去、现在、将来的空间境界互相沟通,可以将天各一方的空间境界同时展示。


白酒0101228.png


  如“手持一枝菊,调笑二千石”,醉后的李白才敢对权贵如此放肆,无所顾忌。面对的虽是“二千石”的达官显赫,自己却能拿着一枝菊花毫不在意的与之调笑;“菊”象征着陶渊明般“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节与傲骨。又如:


《鸣皋歌送岑征君》
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

蠣蜓嘲龙,鱼目混珍;

嫫母衣锦,西施负薪。

若使巢由桎梏于轩冕兮,亦奚异于夔龙蹩于风尘!

哭何苦而救楚,笑何夸而却秦?

吾诚不能学二子沽名矫节以耀世兮,固将弃天地而遗身!

白鸥兮飞来,长与君兮相亲。

  社会是如此的荒谬,诗人频繁地运用对比手法,透过相互比较衬托,毫不留情的揭露了黑白颠倒的世相。因为小人得志,贤士无依,真伪混淆,妍媸失所,他对这个污浊现世绝望透顶,故流露出明显的出世之意。既然不能学申包婿救楚,也不能学鲁仲连却秦,万般无奈的诗人只能随着白鸥,飘游于天地之间了。

  李白善于从时间或空间一大一小、一长一短的对比中,呈现世事变迁或人生无常之感。先看时空上的对比映衬,如《把酒问月》:“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简单一句类似回文的对比,就将今昔之感烘托出来,无须多言,无须详思,自给人无限欷嘘;又如《将进酒》: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咨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昔日才高八斗的曹植,今日才华横溢的李白;过去的平乐,现在的酒店,这是表层的时空对立。从深层意义上讲,以前的曹植借游牧打猎、纵酒狂欢的暂时快意来平息心中的愤激,而今的李白却饮尽千杯美酒也难消万古忧愁。透过古今时空对照,同样的悲剧重演,格外引发读者遥深的历史感慨。而“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乃是李白为了夸大饮者,而贬低了圣贤的后世之名,只是为了突出酒中乐趣而运用“强此弱彼”的手法罢了。


白酒0201228.png


  此外,李白也常运用古今对比的手法表现对时光飘忽,生命无常的感慨:

  金玉满堂应不守,富贵百年能几何?(《悲歌行》)

  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

  或借由两种相反意象的对照加以凸显,更能轻而易举地传达他饮酒诗中的汹涌丰沛情感,如:

《江夏别宋之悌》

楚水清若空,遥将碧海通。

人分千里外,兴在一杯中。

谷鸟吟晴日,江辕啸晚风。

平生不下泪,于此泣无穷。

  “人分千里外,兴在一杯中”一联,运用视觉的转换来连接远近空间,使之互相对比联系;而“谷鸟吟晴日,江猿啸晚风”,则借由空间的转换来暗示时间的推移由晴至晚,难分难舍之情不言可喻。他还巧妙地将真实的近景和联想的远景融于一联,在写景中蕴含深厚情感,如“楚水”为眼前景,“碧海”则指宋之悌被贬之地,与其说楚水连接碧海,不如说是象征诗人与宋之悌“天涯若比邻”的交谊。整首诗大开大阖,近景远景转换对照,豪迈悲伤相互交融,将广大辽阔的时空缩小在眼前,以小小一杯之“兴”字涵盖分隔千里的无尽离愁,相当富于艺术感染力。


白酒0301228.png


  李白还有另一首诗也是用了古今对比的方法来表现人生无常和迁逝之悲,具有天地茫茫、今古悠悠的深刻历史感,以及惊心动魄的生命意识,如:


《对酒》

劝君莫拒杯,春风笑人来。

桃李如旧识,倾花向我开。

流莺啼碧树,明月窥金疊。

昨日朱颜子,今日白发催。

棘生石虎殿,鹿走姑苏台。

自古帝王宅,城阙闭黄埃。

君若不饮酒,昔人安在哉。

  在一片春风拂人、鸟语花香的景致中,诗人尽情饮酒,何等快活。然而在美好时光稍纵即逝,岁月不待人的时间压力下,诗人不禁感叹起来,昨日还是红润的容颜,今日却成了白发苍苍;过去雕梁画栋的宫殿楼阁,如今也已是布满荆棘,满目荒凉;而帝王之家无论生前有何等权势,一旦死亡,终归萧条,成为黄土一堆;李白一连运用了几个两两对照的句子,透过相互对比映衬的手法,深刻突显出生命短暂以及世事无常的主题,也正因为荣华富贵、浮名权势如梦一场,终究成空,所以还是及时饮酒作乐,才是最真实的拥有。因为酒中天地,比现实世界宽广;醉中情怀,也比清醒面临痛快;他不必再为岁月如梭忧烦,也不必再为物是人非苦闷,饮酒是他逃遁的最佳方式。总的来说,李白借助着酒精的催化,喷发出胸中的激昂热情,化为一首又一首的饮酒诗作,不仅强烈地表现出他浪漫恣纵的个性以及最为真诚动人的情感,还有着高度的艺术成就,其诗风格多样,形式多变,表现手法极为丰富,艺术技巧也十分高超,无怪乎能流传不朽,历久而弥新。


微信扫码关注

timg.png

 
 

未标题-1.png